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 >教学教研 >> 教师文集> 正文
秋游石头沟
本信息由 李雁弟 于 06-14 12:30 发布 共1724次访问
   石头沟。
 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,立马想象到满山遍野的是石头,村庄坐落在峡谷中,所以起名石头沟。
  我平生酷爱爬山,足迹不知踏越过多少山村了。所以遇到的和石头有关的村庄真是不少了。大概石头沟就是这样一个山村吧?
  深秋时节,跟随柳泉户外,寻访胡林谷。胡林谷在青州,可说是大名鼎鼎。民间有句俗语:“先有胡林谷,后有青州府”,可见胡林谷的历史有多么久远。
  车子一路东行,越过青州孙旺桥,转到桥下。往南,就是一条峡谷,里面据说有19个村庄,其中最南边是胡林谷村,所以当地人也管这条峡谷叫胡林谷溜。
  胡林谷里的村名也有趣,从孙旺村沿大石河而上,依次为:天井峪、田家庄、前河、卜家庄、杨家窝、河北崖、石岗头、王家场、陈家溜、赵家峪、小西崖、侯家古道、大处口、芹泉、孙家庄、梧桐湾、石头沟、黄连,最里面的村就是胡林谷。这些村名可以看出大多和山谷有关,仅仅从名字就可以看出这儿山高林密,峡谷众多。
  车子赶到石头沟,我们的行程开始。
  石头沟确如我所想,一下车,发现村子周围群山环绕,村子很狭长,基本沿着河谷成南北方向。所见房屋一律是石屋,依就山势而建,许多已经有所破败,看出年代久远。
  村中小溪边,两棵古树特别打眼。两树苍劲挺拔,枝繁叶茂,冠盖如云,遥遥相对。两棵树上都有铭牌,是潍坊市立的,属于古树名木。一棵是流苏,另一棵是枫杨,也叫枰柳树。流苏树我以前见过,枫杨树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。据了解,枫杨一般栽种在河边湿地,眼前这棵,高可达20多米,实在罕见。据说原来树旁还有一碑,上书“青龙泉”,旁边是一口井,不消说,这井就是青龙泉了。可惜的是我这次去,没见到青龙泉和石碑;只知道今年夏季,石头沟遭遇一次罕见山洪,山洪冲毁了大树旁边不远的一座石桥,残留的石块还横七竖八地躺在河床呢,莫非青龙泉也被冲毁了?
  我仔细端量,发现正好有两条峡谷在古树下交汇。一条往南,一条往东。顺南方向,可以直达胡林谷。往东方向,可以直达北道村。这一地带,就是传说的曼萨古道吧?民间流传已久,说青州西南有一条古道,自临朐五井而来,经北道村,进入曼萨,而后一分为二,其一去杨集岸青,辗转至博山周村;其一经石头沟到孙旺,辗转到青州县城。这条路被称作青州的茶马古道。至于为何称为曼萨古道,不得而知。
  一干驴友,从石头沟西边的一个山峰,开始爬越。
 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,也不知爬了多少山峰。这儿许多山峰,几乎无人走过,当然更没有路。许多地方,到处是灌木丛,人走在里面,密不透风,极难走,身上被荆棘划出了一道道小口子,那种感觉难受极了。
  此时正是深秋时节,黄栌、火炬树的叶子大多褪落,远远望去,早已失去了鲜艳夺目的色彩,留下的只是一片浅红。我捡起一枚红叶,仔细端详,叶的脉络还是清晰可辨。
  我心里是百味杂陈。早春时节,满眼出现的是绿色,那是生命的本色,而现在,黄栌、火炬树等的叶子即将回到土壤中,他们的生命也将画上句号。我不知是不是应该悲叹。但我知道,树木不会悲叹,那些红叶完成了自己的使命,把那种美留给了大地,留给了观赏的人们,还有什么悲哀呢?我的这种悲叹,是多么的廉价。自然界有始有终,这都是生命的轮回。
  人,何尝不是如此呢?
  下午两点左右,我们爬上一座山峰,众人的体力消耗殆尽。而下山根本没有路,跑着走等人,冒着很大的危险,开出一条路,硬是从山腰荆棘丛中钻了出来。
  看看时间无多,根本赶不到胡林谷了,我们只好下撤。
  我们大体确定方位,朝着黄连村方向斜插而下。据熟悉的驴友说,黄连一带山中有个憋虎洞,可是,遗憾的是,时间关系,我们只好和憋虎洞擦肩而过。这种缺憾,只能留待以后补救了。
  伴着秋阳,我们打道回府。我再一次回望石头沟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,恋恋不舍地告别。
  2012/10/30

版权所有: 淄博市d88尊龙手机客户端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鲁ICP备09060336号
地址: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松龄东路132号 邮编255100 联系电话:0533-5187595